王思聪资产被冻结:彭金诚:黄金缓涨难突围 高空可候再回落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2日 16:48 编辑:丁琼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金球奖提名名单

在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故乡举办这样的活动,显然是精心的安排,而两国领导人的捧场,也表达了对中拉文化的重视,这也是此次克强拉美行的亮点之一。短道速滑世界杯

所谓全业务品牌是指中国联通今后的产品服务都会纳入到“沃”品牌之下,“沃”和消费者沟通的时候就代表中国联通所提供的所有产品和服务。我刚才在介绍展台的时候也讲了,“沃”之下其实是有四大模块的,包括“沃·3G”,“沃·家庭”,“沃·商务”和“沃·服务”,是涵盖了面向个人、家庭和商务客户的产品,以及网上营业厅,手机营业厅、短信营业厅和视频客服等服务。杨洪武因心梗逝世

因为原来有过录制广播节目的经历,所以,策划节目、录音合成等这些都不是问题,但是,开始动手之后,我还是遇到了难题——那就是缺少素材。这既包括文字素材,也包括音乐素材。关于军旅生活的文字和音乐实在是太少了,完全自己创作不现实,使用他人的文字还存在版权的问题。创作,顿时陷入了停滞状态。符龙飞即将当爸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